为了看到更好的自己而做的记录。

我有许多关于梦想的想法,有许多关于泪水的回答,唯独没有找到远处忽隐忽现的星光,所在何方。

我曾说过尝试一条自己畏惧的道路,却发现这根本不是逞能的理由。从温暖到滚烫灼烧只需要半年不到,这不太长短,也不太长。

在我做出决定之前,就已经料想到今天的局面,但当时的我没有勇气违背禁锢我自由的意志。

昨天,我败给了它,今天,它将我痛骂,趾高气扬地拧着我的头发,用它一贯戏谑的眼光打量我流血的面庞。数不清的叫唤铺天盖地,刺穿我双手紧捂的耳朵。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中震荡。

前几天,忽然想到一件事情。

什么"没有办法"都是懦弱的回答。绝对扼杀灵魂的东西存在吗?不,我不相信了。

我不要再做一个弱者。既然有想找到的东西,那就是堵上一生的代价也要去拿,因为那就是我一生存在的意义,那就是我一生价值的裁量。


评论